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周文骞:铁蹄下的南洋中学求学往事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文骞     编辑:徐婉青     2021-10-19 23:26 | |
咪乐|类似|直播 最新的报道称,就单个家庭而言,关灯一小时节约的电能非常有限,一小时仅占一年的1/8760。

  淞沪抗战爆发后,日寇铁蹄下的南洋中学分崩离析,校舍被日军霸占,外文图书和物资被大肆掠夺,学校被迫停课,但学校终不忍看着学生废学,遂搬迁至盐业大楼和汶林路重新开学。上世纪40年代初在南洋中学求学的周文骞先生为我们独家讲述他少年时代的难忘往事。

难忘饥饿年代

  2020年8月,习近平主席对餐饮浪费行为做出重要指示。2021年4月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食品浪费法》,这说明我们餐饮浪费已经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必须由国家立法予以大力制止。1949年前,反动政府统治下,老百姓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度日艰难。1949后粮食产量长久没有过关,全国居民只能采用供给制发行粮票。改革开放后,粮食供应逐渐丰富起来,供给制取消,粮食市场开放。随之而来,却出现浪费粮食的不良现象。虽然党和国家三令五申提出“反对粮食浪费”,“厉行节约”的号召,但几起几落粮食消费中的浪费仍然未能解决,而且有愈演愈烈的势头。餐饮中摆阔的炫耀消费反映当前经济活动中浮夸的负面现象。同时居民消费中粮食浪费也触目惊心,机关、学校等食堂吃不完剩下的米饭、面条、包子填满泔水桶,外卖餐饮中整盒整盘的饭菜丢弃随处可见。

  我国粮食年年丰收,但并不充裕,仍然要有危机感。民以食为天,14亿人口的大国,粮食的供给是头等大事,经不起风吹草动。据有关报道,全国每年浪费的粮食达3500万吨,其中餐饮浪费约为1800万吨,相当于5000万人一年的口粮。追今抚昔,回忆当年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的上海粮食供应,仍有历史意义。不知往日苦,哪知今日甜,我们要从历史经验中吸取教训。

  太平洋战争开始后,日寇已全面控制上海。居民粮食由汪精卫政权下的上海政府统一解决。供应采取配给制,按人口供应粮食,这就是所谓“户口米”。户口米供应并不满额,时多时少,时有时无。一个月有一半粮食购到已算不错。粮店里一旦有米面供应,店门口人山人海,甚至要排几天队才能买到。店门口排满了竹椅板凳,有人甚至连席子铺盖都带来了。店里按照排队先后发号码,居民再按照号码大小来排队购买。这就出现了黄牛党,排得好好的队伍经他们多次冲击搞得七零八落,最后排在最前面的却变为黄牛党。黄牛党拿着号码就向居民高价出售,一般要加价百分之二十或三十。所以当时居民凭户口买米事件苦差事,“轧口米”成为当时的流行语。

  有一次粮店供应的米中掺有砂石,这本来是经常现象,但这次是掺的石子是白石子,大小同米一样,真伪难分。居民买去后要花大力气把小石子挑出来,一个上午连一碗完整的米都挑不出来。于是出现了退米风潮,老百姓到粮店要求退米换米,粮店老板只能把大门关上,居民在店外大骂“米蛀虫!米蛀虫!”把店的排门板都敲破。粮店也有苦难言,因为这批粮食是由上头拨下来的。有的时候上海市郊区县也会有人卖“黑市米”,价钱往往要翻一倍,外来贩米者进市区要经过日本鬼子把守的关卡,搜出米来既要没收又要挨打,如果反抗就会被枪杀。所以贩黑市米的风险也挺大。起先贩米的妇女把米绑在肚子上,假装孕妇蒙混过关,时间一长鬼子兵已弄清奥妙,对妇女搜身更为严格。

1950年,19岁的作者

  当时我正当少年,在南洋中学(汶林路分校)读初中一年级。开始时大多数学生自行带饭,学校食堂有一个大蒸笼,铝制盒饭放得层层叠叠。学生们的饭菜五花八门。我有时还带去半个杂粮黑面包,当时离家不远的霞飞路(现淮海中路)上的哈尔滨、老大昌,隔日会供应不要户口本的黑面包,这些面包掺的杂粮麸皮太多了,硬的不得了,打在脑袋上能起个包,只好放在蒸笼中去蒸。中午除这个面包并无其他配菜。后来学校开了食堂,吃饭不需粮本,同学纷纷介入,我也成为其中一员。当时在食堂就餐的学生将近二十桌。差不多占全校学生三分之二。一桌八个人,四菜一汤,两荤两素,饭尽吃饱。但菜质量很差,荤菜经常是臭带鱼、臭小黄鱼,偶然可以吃到炒肉丝,也是屈指可数的几根。学生年纪小,胃口却大,一般都要吃三碗饭,大家得出经验,盛饭要“一碗平,二碗浅,三碗满”,吃第二碗时不要太满,因为太满吃的时间长,盛第三碗时饭桶已空空如也。吃菜也有窍门,本来饭桌旁有长凳可以坐人,但大家都站着吃。因为当时年纪小手不够长,站着夹菜要快得多。吃菜时是一碗一碗先后吃,当一人夹第一筷,后续七双筷子就伸过来,一碗菜一扫而空。所以读中学几年养成了我吃饭飞快,不到五分钟就了事,而且我也习惯站着吃饭。我妻子经常要说我,“没有人跟你抢,慢慢吃”,但从小养成习惯了没法改。当时食堂放了几只泔水桶,等于白放,没有剩菜剩饭需要倒进去。早晨同学们大多是喝稀饭上学的,上午上过两节课后就饿了,饥肠辘辘,听课都没有心思,云里雾里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熬到中午进饭厅后,说是吃饭,不如说是“抢饭”,各个人都狼吞虎咽。晚上回家后的一餐一般是半菜半粮,黑面粉南瓜糊,红薯稀饭是经常的,有时候还要掺着米糠,因为处在时常饥饿的状态,同学们普遍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天一冷,寒风一吹,耳朵手脚都长满冻疮,而且疾病抵抗力很差,不少同学得了肺结核,由于当时缺少特效药,长期不能治愈,只能退学。

  想想往昔时光,当今人民群众丰衣足食,真是十分可贵,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杜绝食物浪费,坚决响应党中央号召。

不向侵略者低头

  淞沪战争后,日本军队霸占了上海大批土地,原址在大木桥的南洋中学也在其中,南洋中学有相当宽敞的校园和优美的环境,日本兵把它变为军营,学校只有被迫迁址。总部迁至盐业大楼,分部迁至汶林路(宛平路)。1942年暑期后,我就在那里读初中一年级,汶林路分校坐落在一栋四合院内,三层楼房子,三个年级共六个班,由于缺少活动场所,体育课也没有,课间休息只能在马路边上溜溜步,中午和下午放学后,男生中不少人就在马路上踢球。当时我们踢的是一种橡胶小皮球,拳头样大小,价格便宜,一、两块钱一个,可踢个把月左右。虽然汶林路比较偏僻,来往行人、车辆稀少。但终究是公共场所,老师再三告诫我们不要妨碍公共秩序。于是喜爱踢球的学生到处寻找新的场所。汶林路、衡山路交界处有一个小小的衡山公园,绿草如茵,条件很好,但公园的看守人要赶人。毕卡弟公寓房有一个大运动场是白俄人所有,用来打棒球,四周铁丝网围得严严实实,无法进入。

  汶林路当时属于法国租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公共租界、英租界统统被日本兵侵占,而法国的贝当政府是和德、日、意同盟国站在一起的,所以法租界暂时还没有日本兵。枫林桥是法租界同日占区的分界线。枫林桥现中山医院那一带都是农田,秋收后稻田、晒谷场到处可见,踢球非常方便。有一天一位同学借来一个小足球,这种球比正式赛场上的足球要小一号,但比我们经常玩的小洋皮球要大得多,七、八个同学在下午课后结伴前往枫林桥而去。枫林桥口子上,有一个日军岗亭,行人经过那里,必须向站岗的日本兵行鞠躬礼。那天我们经过时正好日本兵对带包裹的路人搜身,我们一群孩子一下子就溜过去了。在中山医院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块晒谷场,把书包衣裳放成两堆作为球门,大家尽兴踢起小足球,直到夕阳西下方才收兵,大家兴高采烈得踏上回家之路。又遇到了枫林桥的关口,大家想用来的时候采用的方法溜过去。正当我们走过岗亭六、七步路之际,突然后面日本兵大声嚷嚷,用枪逼着我们退回,他摆开八字脚,握着步枪神气活现,我们只好向他鞠了一躬,总算过关。此时此刻大家心中充满着屈辱和愤怒,一方面感到作为中国人行走在中国的土地上却不自由,还要向侵略者低头。另一方面感到日本人宣传的“中日友好”,“中日亲善”都是骗人的假话,日本侵略者就是把中国人当做亡国的奴隶,大家心中充满激愤。也更明白只有把日本侵略者打败,赶出中国,我们才能自由奔跑翱翔。

勇敢的奋起一击

  我初一班上有一位从徐家汇来的同桌,他家里是农民,姓姚。因为营养不良,大多数学生都是面带菜色,而他却是红光满面,身体健壮。可惜他幼儿时是兔唇嘴,唇缝过针,但缝痕清晰可见,所以同学们给他取了绰号叫“豁嘴”,而他的名字却无人喊起。开学不久,学校通知把原来每周十二节的英语课让出一半给日文课,这引起同学们普遍不满,认为这是奴化教育,但在日寇势力范围内的教育也无法摆脱这种安排。第一堂口语课是一位衣冠楚楚的日本老师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了许多日文字母,教我们学日文中的片假名、平假名。课后“豁嘴”同我讲要给东洋赤佬“吃几生活,拔伊点颜色看看”。当时我还认为他是说说而已,没有当真。第二天上日语课,当日本老师背对学生在黑板上写字之际,“豁嘴”从书包中掏出一只大乌龟站起来,向日本老师奋然一击,乌龟打在黑板上,声音很响,前排学生不知发生什么,后排学生看得清清楚楚,大家目瞪口呆。平日忠厚老实,功课不佳的农民子弟却有那样的血性气。“豁嘴”口中念念不断地讲:“可惜可惜,无末掼勒东洋赤佬格骷榔头上”。日本老师面孔铁青,捡起乌龟,跑到训导处告状。训导处主任姓朱,我们背后叫他“大猪”,专门拿硬木戒尺打人。大朱气势汹汹冲进教室,大声责问“谁干的,站出来”,课堂一片寂静,无一人应声举报。大朱说既然大家不讲,那么从第一排开始打起打到有人举报为止。此时此刻,“豁嘴”一下子站起来说:“是我干的,你要怎样!”大朱用戒尺打他手心,每打一下,就问“你认不认错”。“豁嘴”一声不响,继续挨打,一共打了八下,就不认错。最后他用力一把推开大朱叫着“老子不念了”。随后拿起书包推开教室大门,扬长而去。

  少年中学生的大无畏精神值得钦佩,他代表中国新生一代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决心。当他离去时,课桌中还有两本书忘记带走,我拿起放在我的书包中,在初中时代一直珍藏着。对他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怀念,可惜从此之后一直没有再见过他。(周文骞)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